• 13460316789
资讯列表

英格兰创138年U19纪录背后是英超青训“精英”文化

2019-12-01 01:32:08作者:澳门万利娱乐场-澳门万利娱乐官方网站-澳门万利网址

  3月23日,2020年欧洲杯预选赛A组比赛,英格兰队坐镇温布利主场5-0大胜捷克队,国际A级比赛取得四连胜。虽然桑乔和奥多伊并未在比赛中取得进球,但这俩人的出场却让英格兰队创造了历史——138年来第一次在比赛中派上两名U19球员。

  桑乔出生于2000年,是英格兰足球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星,2017年8月以800万欧元从曼城U18青年队转会至多特蒙德,是德甲本赛季截至目前的助攻王,在德国转会市场上的身价高达8000万欧元。

  与桑乔同年出生的奥多伊,2018-19赛季为切尔西出场19次、打进5球、贡献4次助攻(截至2019年3月26日),在德国转会市场身价2500万欧元。

  桑乔和奥多伊是英格兰足球青训——准确地说,是英超联盟和英超俱乐部主导下的EPPP项目的丰硕成果。

  在EPPP诞生之前,英格兰足球青训经历了从俱乐部主导到英足总亲自抓,再到下放给职业俱乐部、足总监督,直至足总重新管理的反反复复。反复折腾的结果就是英格兰国家队长时间成绩平平,从1998年到2014年间的世界杯和欧洲杯从未进过四强,甚至都无缘2008年欧洲杯决赛阶段。

  与此同时,在资本和金元主导之下,英超相比青训出色的西甲、德甲,成为了外援的掘金乐土,优秀本土球员少之又少,英超俱乐部也曾长期在欧战竞争乏力。

  2011年,英超和英足总协商,决定由英超联盟全面主导包括英超、英冠、英甲和英乙四级职业联赛在内的整个英格兰足球的青训,并推出全新的一体化青训计划——EPPP。当年10月,管辖英冠、英甲、英乙72家俱乐部的英格兰职业足球联盟以多数票通过EPPP。

  事实上,EPPP是英超联盟、英超俱乐部、英格兰职业足球联盟、英足总以及其他关键足球相关利益方(包括政府、转播商、英超职业球员工会、英超联盟教练工会、球迷组织等)协商的产物。其诞生的初衷是以英格兰顶级俱乐部为主体来发展足球青训,提高本土年轻球员的质量和数量,解决英超俱乐部严重依赖外援的现状。

  EPPP分为基础(U9到U11)、青年发展(U12到U16)和职业发展(U17到U23)三个阶段。英超联盟每年为EPPP各年龄段球员提供包括英超二级联赛、职业发展二级联赛、英超杯、英超国际杯、U18英超联赛、U18职业发展二级联赛在内的最高6000场比赛,以满足球员比赛数量需求。

  •和德国足球青训体系由德国足协发起、组织和管理明显不同的是,EPPP下的英格兰足球青训由英超主导,可以充分发挥英超俱乐部资金实力雄厚、资源丰富、受利益驱动而动力更足的优势,为俱乐部发展青训提供强大的资金扶持。

  •取消“90分钟车程”青训规定。“90分钟车程”的规定,限定了青训营只能就近吸收青训苗子,对人口稀少、非核心地区的青训营而言并不公平;取消这一规定后,各青训营就可以突破地域限制,吸收更广范围内的潜力小球员。

  •建立四级青训营系统,每两年对各青训营进行一次评级。青训营评级越高,获得的资金支持越多,可签约的球员越优秀,当然要求和标准也越高。比如,最高一级的青训营要求最少配备有18名全职人员的教练团队和250万英镑的营运资金。

  •聘请审计对俱乐部青训进行审计,英超按照青训审计结果,对各俱乐部青训营给予补助。

  •取消U17以下青少年联赛的排名,淡化成绩以防止急功近利,这个阶段的青训目的重在培养学员兴趣,进而发掘人才,而非争夺名次。

  •所有俱乐部的青训学员,每年出场时间不得少于50%,保证青训学员机会均等。因为这个出场时间的保证,英超俱乐部也不太会随便引进小球员。

  •规定了球员在青训营间的转会规则,对18岁以下球员的转会收取固定转会费:青训学员在9到11岁期间,转会费固定为3000英镑/年;12到16岁期间,转会费在为12500英镑/年到40000英镑/年之间浮动。

  硬件方面,英足总资助2500万英镑帮助总投入3.2亿英镑的圣乔治公园国家足球中心训练基地修建完成。这个基地设有足球中心、运动表现中心和户外领导力拓展中心和一个酒店(Hilton Hotel)。足球中心拥有11块室外球场(其中5块场地有全天候灯光照明和地热系统)和1块室内人工草皮球场(可调节气候),还有医疗康复中心、健身房和数据研究中心等,最多可同时容纳28支英格兰各级国家队集训。

  软件方面,足总在圣乔治公园开设了足球教学培训,以培训基层教练。除此之外,英足总还开展了英格兰DNA的项目,向每一位加入英格兰青年队的小球员传递英格兰足球的理念、教学方针等。

  EPPP由英超主导,目的是提高英超联赛的本土球员占比,这就意味着EPPP的天平明显向英超球队倾斜。取消“90分钟车程”的规定,意味着中小球队失去了地方保护,资金实力雄厚的球队可以相对容易地挖走中小球队发掘的幼苗。

  2012-13赛季开始前,包括赫尔福德联队在内的三家俱乐部缩小了自己青训营的规模。2015-16赛季末,布伦特福德关闭了青训营。

  当然,EPPP也尊重中小俱乐部的青训成果,中小俱乐部可从出自其青训营的小球员的二次转会中获得转会费分成。

  EPPP伴随着争议前行五年后,英格兰各国字号球队开始迎来大丰收:2017年获得两个世界冠军(U17和U20)、一个欧洲冠军(U19)、一个欧洲亚军(U17)和一个土伦杯冠军,并在2018年进入俄罗斯世界杯四强。整个2017年,英格兰各级青年国家队取得了在比赛常规时间内34战28胜6平的不败战绩。

  在耀眼的成绩之下,EPPP培养了一大批才华横溢的年轻球员。除了前文提到的桑乔、奥多伊,还包括菲尔·福登、波韦达等。

  但硕果累累的英超青训目前也遇到了幸福的烦恼。因为英超是全球商业化、资本化水平最高,竞争最激烈的足球联赛,EPPP培养的大批英格兰年轻本土球员难以获得足够多的英超出场机会,不得不转向海外。

  桑乔2017年8月以800万欧元从曼城U18青年队转会至多特蒙德,领跑本赛季截至目前(3月26日)的德甲助攻榜,如今在德国转会市场上的身价已高达8000万欧元;卢克曼从埃弗顿租借莱比锡红牛,出战11场贡献5个进球和4次助攻;内尔森被阿森纳租借至霍芬海姆,本赛季出场24次进球6个;

  除此之外,英格兰22岁以下青训苗子为了比赛时间纷纷走出国门,遍布包括五大联赛在内的多国联赛。例如,罗伯茨被曼城租借至同属于城市足球集团的赫罗纳;奥乔被利物浦租借至法甲兰;R维埃拉被利兹联卖至意大利桑普多利亚;跟随英格兰国青队夺得2017年U17世青赛冠军的曼城门将安德森加盟了美国第二级别联赛球队夏洛特独立;出自热刺青训的本内茨和雷奥·格里菲斯分别加盟德甲门兴格拉德巴赫和里昂。

  回到英国本土,尽管这几年英格兰足球新星不断涌现出来,并在各级青少年赛事中不断赢取冠军,但英超球队中本土球员的占比并没有快速提高,中下游球队本土球员占比更低。从培养出来一大批本土新秀,到将其大量转化为英超俱乐部主力,并帮助成年国家队和英超球队取得更高竞赛成就,EPPP还有一段路程要走。